当前位置:首页
> 老网站 > 讲话文论
寿剑刚局长在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干部大会上的讲话
发布日期: 2014 - 01 - 13 浏览次数: 字号:[ ]

  这个大会本来要稍后一些再开,等我们新局第一次党组会议研究后,再把班子集体的意见跟大家做一个交代。考虑到现在我们在两边办公,要合起来开一个大会不容易,所以把大家留下来继续开会。我现在要跟大家说的,是我作为局长个人的一些想法、意见和要求。这些想法还要拿到第一次党组会议上去讨论确认,我在会上说错了也没关系,党组会议讨论的时候可以更正纠正。

    我专谈机构改革的事儿,这是我们的当务之急。我想先跟大家讨论交流一下我们机构改革工作的目标。我们的目标就是要争取真合、快合,尽量降低改革的成本,尽量放大改革的收益。

  什么叫“真合”?真合就不仅仅是形式上的合、组织上的合,更重要的是我们思想上要合在一起,心理上也要合在一起,貌合神也合。就是从今往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一家人是个什么概念呢?就不仅仅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一口锅里吃饭,咱还有共同的事业、共同的目标、共同的利益、共同的价值追求、共同的部门文化,这叫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不是说我们新闻出版局怎么样怎么样、你们广电局怎么样怎么样,而是思考问题都是我们新广局怎么样怎么样。就像学英语真正过关是思考问题也是用英语,英语就如同母语一样。衡量我们是不是真合在一起,也是这个标准,而且我们要把新广局作为母亲一样去照顾她,去关心她,去爱护她。从我们领导班子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怎么样叫合在一起呢?就是我们在做决定做选择时,不用再考虑平衡了,不用担心这边的同志会怎么想?那边的同志会怎么想?到那个时候,我们就是真正地合在一起了。现在还不行,比如说像今天开会选择地点,也是费了一点心思的,宣传部有领导建议我们,说是不是可以到宣传部来开这个合并大会,我一听觉得有道理,咱们找一个中间的地方来举行两局合并可能更妥贴些。后来我一想不对啊,咱们既然是一家人了,为什么不在自己家里开会呢?要找一个邻居的屋子去开会呢?反而有点奇怪有点别扭了。所以咱们还是在自己家里开会。

    什么叫“快合”?我的想法就是我们这一届班子要完成真正融合在一起的任务,我们不能把机构合并带来的问题作为历史遗留问题交给继任者。在我们手里,在我们这一届任期内,把这件事完成好,这叫“快合”。我们这一届班子还剩四年多的时间,如果说这四年里我们能把两个部门真正融合在一起,我想这个事情本身足以作为我们这一届班子的一大政绩,是所有参与了这次机构改革的同志们的一大历史贡献。所以我想,等会儿提请我们第一次党组会议确认,把机构的真正融合作为我们这一届班子的任期目标之一。当然,如果花不了四年时间,用不了这么长那就更好,那是我们求之不得的事情。但是我想我们还是要对机构改革的艰巨性、复杂性有足够的估计,足够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要想血管里流着同样的血液决非易事。要是没有这样的准备,在过程当中遇到困难遇到矛盾的时候,可能应对起来会不那么从容。所以我想四年时间不长也不短,我们的目标是尽快地融合在一起。

    什么叫尽量降低改革的成本?改革总是有成本有代价的,有看得见的成本,有看不见的成本,有物质成本,有精神成本,有磨合成本,有机会成本,两个有着不同历史、不同业务和不同文化的部门要合在一起,就会产生各种各样的磨合成本。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尽量缩短磨合期,降低改革的成本,用最小的代价来完成这次机构的整合。打个比方,比如说两口子结婚,不同的家庭会有不同的磨合期,有的长有的短,我们要争取做磨合期最短的那种家庭。这叫尽量降低改革的成本。

    什么叫尽量放大改革的收益?这次改革总体上讲,是为了“瘦身、缩权、提效”。“瘦身”就是降低行政成本。“缩权”就是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不该管的坚决不管。“提效”就是要提高管理效能、服务效能,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把该管的管住、管好。这就是我们改革要取得的收益,并尽量使这样的收益放到最大。其实衡量我们这一次机构改革成功与否,最根本的检验标准不是别的,就是看这些改革的初衷、改革的目标实现了没有?实现得怎么样?有没有最大化。

    如果大家认同以上目标,我们就要共同努力去实现这个目标。那么我要给大家提三个要求,并与大家共勉。

    第一,要理解改革、拥护改革、支持改革、投身改革。我们大家对这一次改革应该取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我想,首先,是组织的服从。这是省委、省政府做的决定,个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这是我们的组织原则,这是我们的党性原则,无条件地服从,没有什么好讨价还价的,没有必要再讨论该不该合,该怎么合。第二,是道理的认同。我在前面讲了,机构改革总体而言是服从和服务于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这样一个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目标。我们大家要认同这个道理。第三,是利益的取向。我想这个改革还是对我们有利的,从部门的利益来讲,对我们也是有利的。我们两个部门从这次改革中失去了些什么?我想不出来我们失去了什么,当然具体到某一个同志,可能会失去些什么,或者增加些什么成本。比如说,我们要创造条件尽快在一起办公,这是现在当务之急的一个事儿。刚才葛部长说了,要合署办公。大家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才会慢慢建立关系建立感情。但办公地点可能远了,给一些同志带来些困难和不便。从部门的角度看,我觉得原来两局都是人少、钱少、权少。离中心不能说很远但是好像也不那么近。合起来以后,跟原来比,我们人多势众了,或者说兵强马壮了,我们发出来的声音更响亮了,我们可以抱团取暖了,我们可以五个手指收拢了,我们更有力量了,我们的管理领域更宽广了,我们离中心也似乎更近了一点。上个礼拜夏宝龙书记把我找去谈话,一进门他就跟我说,剑刚,又给你身上加了副担子,现在媒体的管理都集中在你那儿了,你的责任作用更重要了,你一定要为省委站好岗放好哨,意识形态领域有什么新的动向、大的问题,你要及时向我报告。夏书记这番话,除了感觉责任重大外,感觉似乎离中心也近了一点。其实我们这个局更确切的名字叫“传媒管理局”,既明了上口又好记忆。所以我觉得合起来以后,我们是做强做大,而不是削弱了。就是说从部门利益的角度,我们也要衷心地拥护这样的改革。其实对我个人来讲,机构改革对我没啥好处,做双份的工作,领单份的薪水,麻烦的事儿、头疼的事儿一大堆。以后如果在一起办公,我上班每天花在路上的时间会更多。我来广电9个多月,刚刚熟悉情况熟悉工作,觉得有点上路上手,可以稍稍松口气了,现在又要收筋骨了,又要重新再打起十二分精神来接受一份新的工作新的挑战。但是我想这个事儿对我们大家,对我们部门是有利的,所以我也就无怨无悔。   

  第二,要顾大局,讲风格,求团结。顾大局,就是要以我们共同的事业、共同的目标、共同的利益为重,这是大局。全局的利益大于局部的利益,集体的利益大于个人的利益。讲风格,就是我们从此是一家人,一家人就要互相礼让、谦让,相互多理解,多做像“孔融让梨”这样的事儿,不做“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事儿,大事讲原则,小事讲风格。求团结,就是不利于团结的话不说,不利于团结的事不做,多做让我们这个大家庭幸福和睦的事儿。过程当中磕磕碰碰的事我觉得是难免的。但是我希望不要有疙疙瘩瘩的事儿。磕磕碰碰没关系,但日子不要过得疙疙瘩瘩的,要过开心愉快的日子。大家都要大气,大度一些,家和万事兴嘛。

    今天在这里我给大家表个态,合起来以后我待人处事一定公平公正,一碗水端平,请大家相信我。我的心路历程是这样的,我举个例子来说明。比如说我有两个孩子,一个是我一手带大的,另一个从小就送到老家爷爷奶奶或者姥姥姥爷那里,过了几年孩子要回来上学了,要跟我们在一起了。孩子对我们不熟,跟我们不亲。我对这个刚回到身边的孩子也不了解,也不是很熟悉。那么你们说这个时候,为了孩子们的健康成长,为了这个家庭的和睦幸福,为了这个家的核心利益,这个做父亲做家长的,他该怎么办。我想大家已经猜到了该怎么办了?他必定会花更多的心血、更多的关爱在这个刚来的孩子身上。这个例子的比喻有不少不恰当的地方。但是这个例子把我要想表达的意思非常形象非常充分地表达出来了。我可以这样跟大家说,往后的日子里,我有时候可能会顾此失彼,但是我决不会厚此薄彼。回过来说,我们原来新闻出版局的同志,我绝大多数都不认识,对于我来说你就是一张白纸。以后你在我这里将会留下一个什么样的印象,什么样的评价,什么样的品牌,全看你自己怎么描画怎么塑造。不管你原来的工作态度怎么样,工作能力怎么样,性格脾气怎么样,对于你们来说,这意味着一个全新的开始。我希望大家能够把自己美好的一面展示给我。

    第三,要专心致志地做好自己手头的工作。不要因为机构改革而乱了心思,慌了手脚,甚至耽误了工作。说得直白一点,就是该干嘛还干嘛,不要花过多的不恰当的精力去多思多想。我觉得不思不想也是不可能不现实的,但是想得太多,我觉得既无益也没用,你想了有什么用呢?我都还没想过,都还没想明白,你想又有什么用呢。所以把心思多用到工作上去,就是我们平常说的,人心不散不乱,工作不断不松。我在这里也明确几条,等一会儿还要拿到党组会议上去确认。我下面讲的四条,都是指过渡时期,这个过渡时期是指从今天开始一直到“三定”方案公布、人事安排方案公布这段时期,在过渡时期里面明确这么四点:

    第一,所有局领导的分工不变,原则上都不变,个别可能会做一点微调。所以分管工作范围内的事,你们都放手大胆地去抓去做去管。

    第二,原来两个局所有处室的机构建制和负责人不变。包括两边都有的那些综合处室,比如说办公室、执法处、人事处、机关党委、监察室等。包括这些综合处室在内,机构不动,负责人不变,所以你还得一丝不苟地履行职责,但是综合处室之间要加强沟通协调,不能各行其是。

  第三,一般干部包括在两边局里工作的事业编制的人员工作不变,岗位不动,所以你们也安安心心地做好自己的工作。后面会怎么安排?我可以坦白地告诉你,我也不知道。所以多想也没用,做人做事做在那里总是在的,肯定不会白做,最起码本事都长在你自己身上,能力的提高,本事的长进都在你自己身上,别人拿不走也夺不去。

  第四,两边财务的报销、审批维持原状不变,该怎么签字就怎么签字。原先制度规定班子的领导同志可以签的东西,就签了,不用找我。这样,确保我们这个机关能够正常运转。

    总之,大家要专心致志,各就各位、各司其职,我刚才表态说要为省委、省政府,为党和人民站好岗放好哨,我一个人没这么大的本事,必须得靠我们全局所有的干部职工,大家共同来站好岗放好哨,这就需要大家各负其责,各司其职。

  上面说的,不一定都对,该说的也不一定全说到了,有些表达可能有些词不达意,有些表达因为考虑不周,可能说错了,说错的也请大家理解、谅解。不管怎么说,我的出发点是好的,用心是良苦的,我说这番话也是经过认真思考和准备的,不是随口说说的。总之,我相信你们、信任你们,对你们有信心。我为什么敢于提前面这个目标,我们要真合、快合、尽量降低改革的成本、尽量放大改革的收益,为什么我敢说这样的话?我凭什么有这样的底气?那是因为我对你们有信心,我对我们这个班子有信心,对我们全体干部有信心!那么反过来,我也希望我们全局的干部,对我,对我们这个班子有信心,信任和支持我们的工作。

  我以上说的,同志们如果都赞同,请用热烈的掌声来表示。

上一篇 下一篇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